與北京某酒店前廳主管的一夜情緣 (完)
都市情感

作者:kabu315     阅读:
收藏本书
    我所在的公司這兩年因為某些業務的擴展,需要到北京某部委進行拜訪和溝
通。
    今年年初,業務擴展進入了關鍵階段,於是整個3月份至4月份,領導安排
我每隔一周就要到北京出差跟進業務事項。
    按照公司差旅制度,住宿是有標準的,我的級別最多享受每天720元的住
宿,這個價格在全國大多數城市都可以住得不錯,但在寸土寸金的北京市東城區,
想要兼顧價格與舒適,可供選擇的酒店並不多。考慮到某部委的地址,我們公司
通常選擇距離部委800米的D酒店下榻,我也不例外。
    第一次看見Q,是3月初在D酒店的大堂。
    當時我已經被長安街冗長的塞車折磨得幾近崩潰,我急匆匆地拖著行李箱帶
著一位公司領導,以及兩個合作機構的人一起走進大堂,Q是酒店的前廳主管,
正站在大堂中間迎客。看見我風塵僕僕的樣子,Q非常職業地說了一句“先生別
急,請這邊辦理入住手續”,然後將我引導到前臺。
    說實話,當時我滿腦子都是擔心超過預約到店的時間房間是否會被取消,跟
Q也就是稍微打了個照面,根本沒顧得上多看幾眼。
    待到開好房間,放好行李,我重新下樓坐在酒店大堂等待朋友來匯合吃飯的
時候,又看到了Q的身影。
    Q當時穿著酒店的制服,黑色小西裝,白色襯衣,黑色修腿西褲,黑色的絨
面細跟高跟鞋,看不清是否穿了絲襪,但是作為是一個深度制服控,看到Q的這
身裝束,我立即就感到氣血上湧,不禁細細打量了一番。
    Q不是那種一眼看上去就非常驚艷的長相,眼睛不算大,鼻子周圍還有一些
小雀斑,但是很耐看,一頭黑髮盤起來梳成髮髻。Q身材高挑,身高大概有16
5厘米,穿上高跟鞋達到了170。胸雖然不算大,但是在制服的包裹下,腰身
明顯,腿長臀翹,白色的襯衣里可以隱隱看見白色內搭的帶子,而黑色的西褲上
已經印出內褲邊緣的痕跡。
    我咽了一口唾沫,翹起二郎腿,試圖壓住已經微微擡頭的老二。忽然手機響
了,北京本地的一個老友到了,我只好結束意淫跟著朋友出門吃飯了。
    接下來是兩天忙碌的工作,真正忙起來的時候,確實也沒空再去想Q,而且
酒店的大堂明顯是分班制的,並非所有時候都能看到Q。
    離開北京的那天上午,我要帶著領導和合作機構的人去趕11點30分的返
程飛機。但上午9點前都是退房的高峰期,因為前臺人手不夠,我看到Q也走入
前臺協助開發票,恰好我們公司對於住宿費開票的要求非常,領導單開一張,我
開一張,合作機構開一張,再加上單獨開具的餐票,我一筆費用要分別開出4張
發票,我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
    但是Q非常耐心地掛著微笑,非常迅速地幫我開好了發票,我核對了一下,
名稱、數額、稅號等信息絲毫不差。我真誠地向Q表示感謝,並趁這個機會瞟到
了她胸前的名牌,Q是她姓名的最後一個字,職務是前廳主管。
    我詢問她是否能加個微信,但Q笑著婉拒了,說這些都是她應該做的。
    我也沒有勉強,跟Q道別,並說隔一周我還來。
    隔了一周後,我再次來到北京,這次我特意訂了一大早的飛機先來,領導與
合作機構下午才到。
    一進D酒店的大門,就急忙搜尋Q的身影,Q也認出了我,笑著將我引至前
臺,並吩咐前臺在制度允許的情況下,將我訂的房間升一個檔次。
    我感慨真幸運,Q說D酒店最近正在沖評分,希望我務必在X程給他們酒店
一個優質的五星好評。
    我當即說道:“D酒店有你這樣一位人漂亮、身材好、服務質量高的前廳主
管,想不給好評都很難。
    D的臉一下子紅了,趕緊轉身去招待別的客人。我則沒有移開視線,緊盯著
Q的背影,盯著若隱若現的內衣與內褲的痕跡,聽著高跟鞋的鞋跟敲擊著地板的
節奏,幻想著我脫下Q的制服,將她狠狠壓在身下,幻想著Q黑髮散落,呻吟著
達到高潮。
    不過幻想畢竟是幻想,違法犯罪的事情我可不敢做,畢竟我還有工作和家庭,
可不能只用下半身思考問題,我只能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盡可能地去接近Q,
於是在工作之餘,如果能在大堂碰見Q,如果她不忙,我都會想個借口去搭訕,
或者詢問附近的美食、景點,或者吐槽一下某些沒素質的住客,反正刷個熟臉,
剩下的就是盡人事,聽天命了。
    轉折出現在這一周離開北京前一天的下午,我擔心又會出現早上退房高峰期
開票困難的事情,於是找Q商量,能不能我先把開票信息和開票金額寫給她,她
一大早就幫我開好,這樣既節省我的時間,也節省其他客人的時間。
    Q欣然應允,但是說自己馬上就下班了,說是否可以寫給接班的同事。
    我立即非常誠懇地說:“雖然你的團隊服務都很好,但是我還是最信任你,
寫給別人我不放心。要不我們加個微信,我發到你手機上,你明天上午回來上班
就幫我開。”
    Q踟躕片刻,答應了。
    我喜出望外地掃描了她微信的二維碼。
    當晚,我將4張發票的開票信息和開票金額發給了她,她回複了一個收到。
然後又忽然詢問我XX丸是不是我們公司的產品。
    我眼前一亮,覺得終於有希望突破單純的住客身份了。
    於是我非常詳細得向Q介紹了XX丸這個產品。Q答複說她外婆年紀大了,
血壓高,聽說這個XX丸有效果,但是看價格不便宜,不知道要怎麼吃才好。
    我當即表示,這種藥在通常情況下沒必要一直吃,沒有必要,如果老人家目
前比較穩定,先按照季度一年吃四粒,然後家中再備一粒應急即可。
    Q詢問價格,覺得找我買可能比較放心。
    我答複說可以從自己公司拿,再隔一周來北京的時候帶給她,錢都不是最重
要的,最重要的是老人家身體安康。
    這條發出去之後,Q良久沒有回複,過了差不多四十分鐘,回了三個字“謝
謝你。”
    次日返程,一大早酒店前臺又是人山人海的排隊退房,Q也在前臺里面忙得
團團轉。
    我不想打擾她,於是匆匆喊住另一個前臺取回開好的發票。
    Q也看到了我的身影,她正在打電話聯系保潔員查房,她匆忙間向我投來一
個抱歉且感激的眼神。
    我笑著點點頭,然後朝她揮了揮手。
    時隔一周,再次抵京,這次項目已經進入尾聲,領導和合作機構都沒有來,
我自己過來完成一些收尾的聯絡工作。
    出門前我再三確認箱子里的五盒XX丸,妻子還好奇地問以前你們公司禮品
不都是另一種了,怎麼換XX丸了。
    我敷衍了一句部委某個處長點名要的,總不能不給吧。
    起飛前,我給Q發了一條微信“已登機赴京”。
    Q回複得很快“祝安。”
    第三次走進D酒店的大堂,D今天的裝束有所不同,讓我眼前一亮。上身雖
然還是制服西裝、白襯衣,下裝換成了一條黑色的包臀裙,裙擺在膝蓋上方大概
三公分處。然後腿上是一雙淺膚色的褲襪,腳上是黑色的尖頭細跟高跟鞋。
    我當即呼吸就急促起來,簡直就想把Q就地正法了。
    Q看到我也高興地走過來,將我帶至前臺,然後自己走進去親自給我辦入住
手續。
    我站在櫃臺前,看著Q低頭操作電腦,視線不由得順著她白皙的脖頸滑下去,
從襯衣的領口處看到了起伏的胸部,不禁口乾舌燥。
    刷信用卡預授權的時候,我忍不住調笑著說:“我這一個多月來了你們酒店
三次,報銷可沒那麼快,信用卡都要刷爆了,要是沒錢了,你可要對我負責啊。”
    Q紅臉低頭笑著啐了一句“不正經!”
    回到房間,我給Q發微信,問是否現在將XX丸送下來。
    Q答複說她今天上白班,上班期間拿東西被人看到不好,下班後大概五點半
到我房間里來拿,順便送客房水果。
    我回了一句OK。
    於是整個下午我都心不在焉,我很了解自己內心的欲望,但是也很猶豫是不
是應該這樣做,盡管期間有一些言語上的試探,但是說不緊張是不可能的。
    我洗了澡,將XX丸放在桌子上顯眼的位置,換了一身乾凈輕便的睡衣,然
後在床頭放了一盒杜蕾斯。
    五點半,門鈴響了,我趕緊把門打開,只見Q俏生生地含笑站在門口,手里
捧著一盤橘子。
    我側身讓她進來,她走進來後看到擺在桌上的XX丸,於是徑直走了過去雀
躍地捧在手里打量,然後嘴里還問著我一些注意事項。
    我站在距離Q大概五步遠的地方,心跳得很快,一直在打鼓,Q問我的問題
我一句都沒有聽進去,下半身已經完全勃起了。
    忽然,有一盒XX丸掉在了地上,Q下意識地彎腰去撿。伴隨著Q彎下的腰,
黑色包臀裙的裙擺也逐漸升起,褲襪深處的風景仿佛在一瞬間即將揭開,這成了
壓倒我內心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快步走上前,此時Q也已經撿起藥盒站直了身體。
我雙手一把摟住Q,然後直接從側面親上了她的脖子。
    Q嚶嚀一聲,開始掙紮,我用力抱緊她,嘴繼續在她的脖頸上遊動,親到了
Q的臉頰,同時鼻子貪婪地吸著她身上的氣味——一種香水混合些許汗珠的味道。
    “幹什麼,別這樣!”
    Q發現掙不開我的擁抱,於是雙手向前撐住桌面,身體向前弓,試圖躲避我
的親吻。
    “我明天就走了。”
    我則也趁勢前傾,把Q的上半身壓在了桌上,她的窄裙一下子縮到了腰間,
於是腫脹的陰莖透過薄薄的睡褲一下子就隔著淺膚色的褲襪頂在了Q後翹的屁股
上。
    “啊!”我和Q同時發出一聲呼喊。刺激得我差點就射出來了。
    “先生,這也太快了,你放開我,下周你來了再說可以嗎?”
    Q的手被壓在桌上,她既無法推開我,也沒辦法把裙子拉下去。
    “沒有下周了,”我低聲說著,“項目已經結束了。”
    我騰出一只手,摸上了Q的屁股,絲襪手感光華,屁股緊致有彈性。我探索
著摸到了褲襪的邊緣,伸進去,順著白色的內褲摸到了Q的蜜穴,連續摸了好幾
下,居然立即就開始濕潤了。
    Q明顯也感受到了自己身體的變化,她又羞又氣,用力想站直身體,我則蹲
下來,把臉埋進了她的屁股,開始用舌頭隔著褲襪和內褲給她口交。
    在我的口舌接觸到她蜜穴的那一刻,Q的身體猛然向後,發出了熱切的呻吟。
我同時也感受到蜜穴越來越濕潤,氣息也越來越濃烈。
    “我,我有男朋友的……”Q在呻吟的間隙說
    “你男朋友還是你男朋友,我無法代替他。”我說完把Q轉過身來,認真得
看著她,“我第一次看到你就覺得你很漂亮,你放心,我不介入你的生活。可以
嗎?”
    “那……要戴套。”Q輕聲說。
    仿佛得到了許可,我一下子把Q壓到了酒店的墻上,嘴狠狠地親上了她的嘴
唇。
    Q咬緊牙關象征性地抵擋了一下,就張開嘴讓我的舌頭滑了進去。兩個人的
舌頭纏繞在一起,彼此試探著對方的味道。
    我一邊親,一邊解開了Q的西裝外套,然後右手順勢攀上了Q的胸,狠狠揉
搓著,左手火急火燎地去解襯衣的扣子。她的雙手也從抗拒的姿勢變為搭在我的
肩頭。但襯衣扣子卻一直解不開。
    “慢點,別扯壞了,我自己來。你去戴套。”
    Q忽然推了我一下,然後自己脫掉了襯衣,小心掛在了椅背上。襯衣里是一
對藏在深藍色內衣里的小巧乳房。
    “有點小。”Q不好意思地說。
    “我就喜歡!”
    我已經迅速戴好了套,再次把Q壓倒在床上,她這次發出了非常享受的呻吟,
我沒有急於解開她的內衣,先將臉埋入乳溝深嗅著她身上的味道,然後親吻著她
的酥胸和乳頭,雙手也沒閑著,用力揉著她的陰蒂和絲襪美腿,Q的蜜穴已經一
片泥濘,白色的內褲和膚色絲襪上出現了水漬。
    Q想伸手脫掉褲襪和內褲,被我阻止了,我用手一下子將褲襪撕開了一個口。
    作為一個絲襪控和制服控,這才是我最喜歡的做愛方式。
    “啊,你好變態啊!”Q驚呼一聲。
    “不變態怎麼幹你!”
    我一邊威脅著,一邊脫下自己的睡褲,陰莖早已硬如石頭。然後撥開內褲就
一下子幹了進去。
    Q一聲魅叫,然後挺起腰肢迎合著我的抽插。
    大概幹了十幾分鐘,Q的身體感覺越來越明顯,呻吟聲越來越大,臉上一片
潮紅,小巧的乳頭保持著挺立的狀態,一雙長腿也慢慢盤上了我的腰。絲襪美妙
的觸感在我的腰上摩擦,黑色高跟鞋也已經在劇烈的抖動中掉到了床上。
    “快點,快一點。”Q忽然喘息著在我耳邊說著。
    “快點什麼?”我故意看著Q迷離的眼神問道。
    “快點……幹我……”
    仿佛聽到了沖鋒的號角,我立即開始加速抽插,雙手把她的手按住,嘴銜住
她的乳頭,仿佛強行將她按在身下。
    很快,我感受到她的陰道開始猛烈收縮,被這收縮一帶,我把持不住精關也
達到了高潮,呻吟著將精液一注注地射進套套里。
    Q的高潮來得很猛,躺在床上半天沒緩過來。我則一邊撫摸著她的臉,一邊
親了親她的唇。
    “內褲濕了,絲襪破了,我怎麼回去啊,羞死人了。”Q躺在床上捂著臉。
    “這樣,你先洗洗,內褲洗了用吹風筒吹乾,我現在出去幫你買一雙絲襪。”
    後來,我出門幫Q買一雙絲襪,回到酒店後Q洗完澡在穿衣服的時候,我又
沖過去抱緊她,於是Q爭執不過我穿著高跟鞋用女上的姿勢跟我又做了一次,她
散開髮髻,騎乘在我身上扭動著腰肢,時而伏下身體親吻我,時而撩動長髮後仰
讓我們的性器充分結合。
    我想我絕對不是這個酒店住客中第一個意淫她的,也不會是最後一個,但那
些意淫她的人又是否知道能想像得出她此時的狀態。最後她趴在我身上,興奮地
呻吟著,我們雙手用力按緊她的翹臀,忘我得再次到達了高潮。
    我不像論壇里的那些撩妹大神一樣,兩次是我比較正常的發揮,再來可能就
真的體力不支了。於是我和Q一起洗了個澡,各自穿好衣服。
    閑聊的過程中,Q承認她對我有點好感,但她也並不是一個隨便就會跟人發
生關系的人,工作場所我是第一個。一方面是我之前還算比較彬彬有禮,幫她聯
系了XX丸,再加上她最近是排卵期,身體也比較敏感。她說她也不會介入我的
生活,大家都是成年人,對自己的行為自己負責就好。
    其實我有點感動,想請她一起吃個晚飯,但Q卻說下次以後有機會到北京再
吃吧,今天不早了要趕回家,她家離東城區還有一小時的地鐵。
    one night in beijing 於是在北京4月的夜晚中,
我和Q的故事迎來了結尾。公司的項目已經基本做完,估計短時間也不會再來北
京了。我們也會有各自的生活,未來估計很少再有交集。
    但如果以後有幸再來住D酒店,如果Q還在這里工作,那或許我們可以再把
那頓沒吃完的飯吃完,既不走心,也不走腎,喝點酒,講講故事就好。

                                【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如果您有建议或小说收集相关问题请留言给我们.
友情链接:午夜视频 撸撸吧 大哥综合 艳文阁 先锋资源 啪啪啪 色网址大全